8人套走银行数十亿!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案细节曝光

2020-03-09 09:24:05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史安都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一纸审判文书,让4年前的天津银行上海分行7.8亿元票据案真相细节终于浮出水面!

  含银行员工在内的8人里应外合、伙同作案,骗走银行近20亿元,案发后在各方努力下追回了大部分资金,但仍有7.8亿元下落不明。3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上海高院对该案件的刑事裁定书。

  8人套走银行数十亿!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案细节曝光

  8人团伙作案,虚假票据“套走”银行数十亿

  被告人张某夏为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同业业务部(后变更为天津银行同业市场部上海营销分部)员工,经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6月起在该岗任职,具体负责经办该行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等业务。

  经人认识,张某夏认识了被告人吕某亮,2015年7月、8月间,双方约定合作开展无需提供真实票据的“不见票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以套取银行资金用于营利活动。

  所谓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具体来说,可以理解为,如A企业要购买B企业的货物,但资金不够,这时就可以通过到某银行存保证金的方式、向该银行申请开具承兑汇票先把款付给B企业;承兑汇票一般会设有一个期限(最长不超过6个月)。在此期间,拿到汇票的B企业如果想在期满之前就拿到钱、以方便资金融通,就可到银行或者第三方机构办贴现,提前拿到钱。以此类推,一张票据可能从A到B经过多次转手,充当一种融资工具。

  在上述案例中,吕某亮等人正是没有真实票据或者已将票据做了“一票二卖”,联系到上海禾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禾丞金融”),由该公司主要负责提供银行同业账户、过桥银行及票据清单等,来骗取银行资金。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间,被告人吕某亮、朱某等分别在票据清单、跟单资料、过桥银行、银行同业账户以及资金的周转和使用等环节相互配合,共同利用虚假的银行承兑汇票、票据清单和跟单资料,并通过资金过桥、控制并使用银行同业账户转款等方法从天津银行上海分行骗取资金。

  这一过程中,2015年10月16日,张某夏利用上述职务便利,使用虚假的银行承兑汇票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9亿余元挪给吕某亮等人用于营利活动。2016年1月13日,因上述业务临近回购期,张某夏再次利用上述职务便利,故计重施,用同样手法将天津银行上海分行资金9亿余元挪给吕某亮等人,用于支付前笔业务的到期回购款。

  8人套走银行数十亿!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案细节曝光

  2016年4月8日,天津银行在港交所公告称,该行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一起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7.86亿元人民币;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彼时,就有行业人士介绍,有中介公司勾结银行内部员工、甚至伪造中小金融机构公章,以实现一票多融,套取资金。

  如今,随着一纸裁判文书,四年前引发市场关注的天津银行票据案细节浮出水面。

  8人套走银行数十亿!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案细节曝光

  投资期货大亏致案发,涉案银行员工被判15年

  分两次挪骗出的数十亿元资金流向了哪儿?

  据公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2015年10月16日,第一次被挪骗的9.74亿余元资金经通榆县农信联社账户流入禾丞金融及同案人鲁某控制的账户,其中有4.08亿元资金进入鲁某控制的账户;2016年1月13日,第二次被挪骗的9.9亿余元资金经重庆银行西安分行账户仍然流入禾丞金融控制的账户,次日又返回重庆银行西安分行账户。

  彼时,2016年3月份,第二次挪骗的9.8亿余元资金需要偿还,而此时由于鲁某在投资期货和经营转贷业务时发生大量亏损,最终致使银行资金无法归还,张某夏自首案发。

  2016年4月6日,张某夏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两天后,被告人吕某亮、朱某、刘某强、张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吕某亮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被告人马某;第三天,被告人张某年、汪某经公安机关通知后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主要事实。

  裁判文书披露,至案发,共造成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约7.8亿元资金无法收回。据鲁某供述:套取出来的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偿还债务、经营转贷业务以及期货投资等。裁判文书显示,该笔资金除了还债、放贷、从事票据和证券业务之外,还有支付各类手续费、好处费、个人挥霍等。

  比如,2015年6月左右,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双鸭山分行清收二部副经理秦某某(原机构业务部副经理,另案处理)利用职务便利虚假设立的银行同业账户交由禾丞金融公司控制并使用。同年7月至9月,被告人、禾丞金融公司实控人刘某强等人共同决定,先后向秦某某行贿180万元。

  “监守自盗”的银行员工张某夏获得了数千万元的“好处费”。经法院查明,张某夏先后收受吕某亮给予的好处费共计1114万元,吕某亮还送给利益人周某500万元。

  而这数千万元不仅让张某夏断送职业生涯也锒铛入狱。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夏犯挪用资金罪、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吕某亮犯诈骗罪、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被告单位上海禾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从资金使用环节来看,上述被告人套取银行资金,不仅要支付大量的利息、手续费和好处费等,具有较高的资金成本消耗,而且还将资金用于高消费、归还自身债务以及用于各类高风险投资等,具有随意性、挥霍性使用银行资金的特征。2019年12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维持原判。

  银行巨额票据大案频发已成历史?

  近两年来数次被披露的银行票据违规大案,往往因涉案金额之巨而引发市场关注。不过,需指出的是,细究其案发时间,都发生在2016年前后。包括上述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违规案件,以及同样在2016年初案发的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兰州分行涉9.69亿元票据案等。

  2018年1月27日,银监会公示查处邮储银行(行情601658,诊股)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79亿违规票据案件、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计罚没2.95亿元。而其案发时间,也是在2016年12月末,邮储银行甘肃省分行对武威文昌路支行核查中发现,吉林蛟河农商行购买该支行理财的资金被挪用,由此暴露出该支行原行长以邮储银行武威市分行名义,违法违规套取票据资金的案件,涉案票据票面金额79亿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财资金30亿元。

  记者向华东某股份行公司金融部人士了解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肯定是银行自身的风控能力不足、内控有问题;另一方面,也是票据市场环境的影响,那时候市场以纸质票据为主导、而且多是跨区域交易,纸质票据要经过繁复的审验,这些都埋下了隐患。”“也是在这时候,监管环境也有新变化。”

  据这位公司金融部人士介绍,在2015年底,金融监管层就票据业务问题出台了多个政策和文件指引,加强规范、深化整治票据违规问题,与此同时,一个重要举措是,全面推广电子商业汇票业务。

  据了解,2016年12月,央行颁布《票据交易管理办法》,规定了票据市场参与者,票交所、票据信息登记与电子化、票据登记与托管、票据交易、结算等方面。同月8日,央行牵头筹建的上海票据交易所正式挂牌。

  在该人士看来,电子票据记录在央行批准建立的电子商业汇票系统(ECDS)中,相对比纸质票据实物的操作繁琐,操作会更便捷、系统性等风险更低,也因此在行业的被认可、接受度很高。2018年1月1日起,单张金额在100万以上的商业汇票全部通过电票办理,“之前那种涉纸质票据造假的巨额案件,基本上很难再发生了。”

  另一个新现象可以注意的是,金融科技的新发展,如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方案等,或也带票据业务规范化的革新。一位上海地区的区块链从业人士向记者分析,拥有去中心、非对称加密、智能合约等技术特征的区块链,天然就能极大解决票据流通辨伪、实时融资提高流转效率等既有难题。记者了解到,目前已至少有浙商银行(行情601916,诊股)、平安银行(行情000001,诊股)等在实际业务中运用区块链+方案。

关键词阅读:银行 天津银行上海分行 票据案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
百易彩票平台 美娱彩票平台 鑫源彩票平台 36彩票平台 万彩吧彩票平台 运盛彩票平台 彩拾彩票平台 彩六彩票平台 39彩票平台 彩票平台8 百易彩票平台 美娱彩票平台 鑫源彩票平台 36彩票平台 万彩吧彩票平台 运盛彩票平台 彩拾彩票平台 彩六彩票平台 39彩票平台 彩票平台8